2138com太阳集团|太阳集团成登录网址

澧水公司/ 2138com太阳集团/ 公司新闻/正文内容

人民长江报载文:《九澧安澜梦正圆——澧水公司打造“安澜澧水”造福三湘人民》

郦道元《水经注》曾记载:“澧九水,总名曰澧。”千百年来,它滋养着广袤的湘西北大地,但也因频繁的水患,给沿岸百姓带来深重灾难。翻开近300年厚重的澧水史,发生洪灾87次,平均约3.5年发生一次,其中1935年特大洪水淹没耕地98万亩,罹难百姓3.3万人。

“让澧水,安澜!”面对水患不绝的澧水河,1992年仲秋,水利部与湖南省在北京的一次握手,终于为澧水流域500余万人民送来了“守护者”——澧水流域水利水电综合开发公司(下文简称“澧水公司”)。此后30年间,澧水公司以“根治澧水、造福人民”为己任,陆续兴建江垭、皂市等重要控制性水利枢纽,并成功在1998年、2003年、2011年、2020年发挥了巨大的防灾减灾效益,为澧水安澜筑起了一座座坚实的丰碑。

如今,澧水流域防洪标准已由过去的3~5年一遇提高至20年一遇,频发的水旱灾害得以基本根治,流域防洪减灾体系初步形成。澧水两岸人民盼望千百年的安澜梦想,正在慢慢照进现实。

治澧循“良方”

湘资沅澧,在湖南四大河流中,澧水是最小却是最“猛”的一条。作为典型的雨洪河流,其上游暴雨强度大,坡陡流急。汛期,洪水在西洞庭湖又往往与来自长江的洪水遭遇,形成极为严重的洪涝灾害。据史料记载,澧水流域平均三年半就会发生一场洪灾,致使沿岸百姓深受水患滋扰。

新中国成立后,作为湖南省洪涝灾害最多,却惟一没有控制性水利工程的河流,澧水频繁的洪涝牵动着党和政府的心。“在汉江建丹江口水库的同时,要在澧水建水库……”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谆谆嘱托道。然而根治澧水,路在何方?

上世纪90年代初,水利部根据美国田纳西流域治理开发经验,决定与湖南省政府精诚合作,将澧水流域作为全国流域开发治理工作的改革试点,组建澧水公司,由此踏上“中国田纳西”的探索之路,也开启了一场实现流域安澜的圆梦之旅。

成立至今,在水利部和湖南省的正确领导下,澧水公司先后筹融资近70亿元,建成江垭、皂市、索溪和关门岩水电站四个水利工程,总库容近33亿立方米,为流域安澜提供了坚实工程措施保障。

特别是近年来,澧水流域水库调度工作遵循“精确预报、精心调度、创新进取、安全高效”的管理方针,不断实施新型联合调度管理模式。公司通过制订《澧水公司水库调度管理办法》,建立科学规范的管理体系;构建先进业务系统,为联合调度提供可靠技术支撑;正确处理防洪与发电的关系,努力实现防洪与兴利的有机统一,最大限度发挥了梯级水库的综合效益。

更值得一提的是,公司通过明确联合调度中的权责范围,初步实现了跨区域、跨部门的梯级联合调度工作模式。2020年10月,首届“溇水流域梯级水库调度工作规范研讨会”在长沙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溇水流域梯级水库调度工作规范”,建立了澧水调度会商机制与信息共享机制,为梯级水库水电联合调度得以顺利实施提供了必要制度保障。

圆梦安澜,治澧有方。这种以“部省合作、公司运作、滚动开发”的新模式,开创了我国流域治理开发的先河,也丰富了我国水利改革创新的成果。正如水利部领导所说:“多年的实践证明,水利部和湖南省政府的合作非常成功,部省联合组建澧水公司的决策非常正确,不仅大大增强了澧水流域的抗洪减灾能力,也有力地推动了该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实现了‘根治澧水、造福人民’的初衷。”

护澧凭“重器”

倘若将澧水流域看作一张巨大的“水网”,江垭、皂市水库就是这“网”中两座镇守安澜的“保护神”,守护着沿岸百姓,也保卫着西洞庭湖的防洪安全。

时间回拨到1998年汛期,湖南全省遭受特大洪水袭击,尚在建设中的江垭大坝削峰60%,降低慈利、石门、津市洪水位1.5~0.5米,减少洪灾损失约10亿元。

2003年7月,澧水突发夏季洪灾和秋季旱灾,江垭水库发挥重要防洪抗旱效益,并采用“水电联调”和“库水位动态实时调度”提高峰谷比,使发电量和水资源利用率均得到大幅提高。

2011年,在澧水全流域发生的6·18洪水过程中,江垭、皂市水库分别拦洪削峰4700立方米每秒和8300立方米每秒,极大缓解了下游及尾闾地区的防洪压力……

更为严峻的考验不期而至。2020年6月中下旬开始,湘中以北及湘西北地区,连续多日出现强降雨,一下就是50多天。尽管澧水流域上下奋勇战洪,但干流石门、津市等多个站点仍陆续出现超警戒水位……汛情异乎寻常。

面对来势汹汹的暴雨洪水,澧水公司迎峰而战,在长江委、湖南省水利厅的科学研判和精准调度下,充分发挥江垭、皂市水库的显著工程防洪效益——

6月中旬至7月上旬,江垭、皂市水库四次拦洪错峰,极大削减了三江口洪峰流量,避免石门站流量超1200立方米每秒,最大削峰7000立方米每秒,削峰率54%,最大降低洪峰水位约3.7米。

7月8日0时起,在澧水上游出现超额洪量的情况下,江垭和皂市水库与其他7座中型水库(水电站)联合调度,有效降低西洞庭湖高洪水位,避免了澧县北民湖分蓄洪。

7月18日16时起,江垭再次联手皂市水库闸门全关、机组全停拦蓄洪水,有效减轻澧水下游的防洪压力,与其他防洪水库联合拦洪,最大降低洞庭湖水位1米左右。

……

截至2020年8月1日,江垭、皂市水库拦蓄尾洪8.38亿立方米,可为湖南电网迎峰度夏提供优质电能1.6亿千瓦时,并为后期抗旱工作提供了有力保障。

正如湖南省水旱灾害防御中心副主任常世名所言:“以江垭和皂市水库为代表的湖南省多个水库参与到了长江中上游水库群联合调度,将水库的防洪能力用到了‘极致’!”

湖南省副省长隋忠诚对此也给予高度评价:“江垭和皂市水库为澧水干流拦洪错峰,发挥了显著的防洪减灾效益,取得了很好的调度成效。”

据不完全统计,公司成立近30年来,汛期主持调度江垭、皂市水库成功拦蓄洪水累计110余次,产生防洪抗旱减灾效益200余亿元,为科学根治澧水贡献了坚强“智慧”力量。

澧有“安澜重器”,造福三湘人民。一次次力挽狂澜,一回回不辱使命,这是澧水公司作为水利国企与生俱来的责任担当,更是始终秉持“根治澧水,造福人民”宗旨的最好诠释!

守澧赞“英雄”

有这样一群“平凡”的人,他们数十年如一日默默坚守在基层岗位,他们踏实苦干、无怨无悔,用辛勤的汗水诉说着与澧水的不平凡故事。

“守护一江碧水,确保澧水安澜,是我光荣的使命。”这是皂市水电站副站长李建新工作中遵循的座右铭。作为澧水公司第一个下基层电站工作的硕士研究生,李建新充分发挥自己的专业技术优势,破解了皂市水电站机电检修工作的种种技术难题,实现了自我价值。

2016年汛期,皂市水利枢纽工程表孔泄洪闸门一度无法正常启闭,危机时刻,李建新紧急带领检修人员顶着39摄氏度的高温连续作战十余天,正确分析出表孔泄洪闸门运行规律,采用新算法,编制相应控制程序,最终成功排除故障;2019年,李建新再次成功破解机组在低水位情况下运行AGC被考核难题,当年为公司减少考核电量1000余万千瓦时,创造直接经济效益350余万元……2020年9月,李建新被授予“长江委十大杰出青年”光荣称号。

江垭水电站水工部水调班班长王毅,主要负责江垭水电站水调水情系统运行维护及管理,也是对汛期水库上游来水过程进行预报、分析部门的“领头雁”。每年汛期,王毅几乎都是在“加班”中度过。

2020年6月至8月间,面对持续近50天的强降雨过程,王毅多次带领全体班组成员驻守值班室开展水情预报分析工作,累计完成洪水预报演算并校核200余次,及时、准确为相关部门的防汛会商调度决策提供了科学依据。

“因防汛形势需要,水库闸门常会在凌晨进行启闭调整,而要保证防汛调度决策的科学性,一旦上游有洪水过程或洪峰到达前后,我们都要24小时在值班室待命,随时准备进行调洪演算及汇报。”王毅表示,“汛情最紧张的时候,凌晨两点多回到宿舍,六点钟又接到上级通知,要求加密水情预报频次。”王毅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运用所学,为“安澜澧水”尽一份绵薄之力。

还有“90后”新人鱼倩男,今年2月,新婚第二天的她便与丈夫商量放弃婚假,主动返回水电站值班;“80后”母亲郭颜艳,15载驻守水电站安全生产管理一线,无法亲历女儿成长中的每个重要瞬间,是她心中的最大愧疚……

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只有踏踏实实的工作;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只有日复一日的坚守。他们无愧为澧水最可爱的人,他们是护佑澧水岁岁安澜的“幕后英雄”!

澧水河长流不息,澧水人奋斗不止。从历史的伤痛中一路走来,新时代的澧水人还将续写怎样的治水传奇?

采访中,澧水公司董事长文柏海坦言,尽管澧水流域的防洪减灾能力目前已有大幅度提高,但仍存在流域防洪体系不完善,水库联合调度机制不健全等“短板”。“澧水流域防洪减灾体系建设依然任重道远,澧水公司根治澧水的征程将更加艰辛!”

艰难方显勇毅,磨砺使得玉成。未来,这群因治理水患而生,为“安澜澧水”执着的治澧人,必将一一兑现守护澧水安澜的铮铮誓言!


Baidu
sogou